Heaven 。

第一次画 感觉雷狮ooc严重 表情过于温柔(〃・̆ ・̆〃) ​​​​

不过 萌就完事了 哈哈哈哈哈

(打稿过于用力 导致铅笔印怎么都擦不掉……………lay了)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 只有贱贱不换演员 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发RR贱x荷兰虫了😍

板绘练习 完全瞎画的!!第一次尝试🐷

昨天看了雷神3,感觉圆满了 不能再甜 献出我以前画的一副画 (虽说勿上升真人,但真人也很萌啊啊啊啊啊啊啊)

悬念chapter4   今天看见突然发现文被屏蔽了!!不知道图会不会挂

悬念chapter8「2」(正篇完)

be结局是接第七章的一点点 就是秦明没有认出boss的真实身份 所以boss就超高校级的绝望了!

沈越一把推开秦明,让那颗走火的子弹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因为巨大的冲击和疼痛倒在了地上,秦明满脸的疑惑,上一秒还要杀了自己的凶手怎么下一秒就替他挨了一枪,还没等秦明缓过神来,便被警员们拉离开来护在了身后。沈越忍着巨大的疼痛,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将子弹上膛,一枪射向自己的心脏,瞪大的眼睛看着秦明,“都去死吧……”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秦明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手机的铃声唤醒了秦明,“秦科长!我们发现了林队的下落。”

秦明来不及多想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他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林涛确保林涛的安全。沈越瞪大的双眼和话语让秦明感到很不安,不好的预感萦绕在秦明的心头。

到达小黑所说的地点,目之所及是一栋燃烧着熊熊大火的废弃旧楼,秦明不安的预感又加强了几分。“林涛呢!”秦明看着灭火的消防员、围观的市民和一群满脸写着担忧焦虑的警员,始终没有找到那个他最熟悉的身影。“秦科长,我们刚到这里,便着起了大火,火势太凶,连消防员都冲进不去。”小黑看着秦明像是要吃人的眼睛,感到从未有过的紧张。

“快看!有人在楼顶!”,“天哪!他要跳下来了!!”这时围观市民中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呼喊声。秦明听见他们的叫喊声,赶紧抬头向上看,愕然发现那个站在楼顶的人正式林涛!


秦明放开小黑就向着大楼入口冲了过去,被消防队员拦了下来,“先生!现在冲进去会有生命危险的!”,“先生!”

秦明不顾他们的阻拦使劲的挣扎着,就像一只要挣脱铁牢笼的困兽,拼命的向前扑挠,嗓子因为大声的喊叫,早已沙哑不堪,“放开我!!林涛!林涛在楼顶上面!”

“先生!请您冷静下来!我们的队员已经在搭建救生气垫了。您现在冲进去不仅救不了他还会赔了自己的性命!”消防员依旧死死的拦着秦明的身体,不让他向前挪动一步。

秦明不管不顾依旧拼命的挣扎想要冲到这片火海之中,对于消防员的劝阻熟视无睹,他拼了命的叫着林涛的名字,一声高过一声,希望林涛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喊,停下脚步。

可是……

“天啊!好可怕!”,“啧啧啧,看着还这么年轻有啥想不开的……”,“林……林队……”

血光四溅,仿佛整个龙番市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消防队员放开了对秦明的束缚,摘下了帽子,“……对不起。”

“——林涛!!!!”

秦明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静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林涛纵身一跃,从十层楼顶,坠落了下来,最后砸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父亲跳楼的场景一幕一幕在秦明脑海中闪现。现在的他亦如20年前的自己,那样的无助与脆弱……秦明冲到林涛的身边,跪在冰冷冰冷的水泥地上,泪如雨下,哀求着林涛醒过来。

他使劲的摇晃着林涛的肩膀,哀求着,痛哭着,他还是20年前那个跪倒在父亲尸体面前的孩子,在死亡面前,他依旧显的这样弱小与无力。


“求你,林涛,求求你,求求你醒过来……求你……”秦明趴在林涛身上失声痛哭,仿佛要把这半辈子的泪全部流干,滚烫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是那样的无情与寒冷,秦明的心死了,在林涛坠楼的那一瞬间就死了……

林涛的葬礼并没有秦明的出席,在林涛坠楼事件后,秦明便患上了极为严重的阿尔茨海默症,一开始他会忘记自己吃没吃饭,而好几天不吃一顿饭或一天之内暴饮暴食,吃到必须洗胃。后来他甚至会忘记睡眠,每次出现这种情况,负责照顾他的护士便会给他一片安眠药确保他吃下,再将药物全部带走。有一次因为护士看管不当,秦明忘记自己有没有吃药而服药过多,导致休克。他慢慢忘记了越来越多的人和事,最后他连林涛也记不起来了……可他仍然会叫着“林涛”这个名字一遍一遍,有时哭的像个孩子有时又笑的像个疯子……被病魔长期折磨的秦明骨瘦如柴,眼眶凹陷,颧骨突出,浑身上下已是皮包骨头,每天靠营养液维持着生命。他就像一个干枯的树叶,微风一吹便摇摇欲坠……

终于在一个暴雨的夜晚,秦明在睡梦中安静的离开了这个对于他来说早已灰暗的世界。

警局将他和林涛的墓葬在了一起,众人脱帽默哀……

龙番市的冬天果然只有暴雨与漫漫长夜……

悬念chapter8「1」

最后一章啦 这是he结局 一会儿放be

“林涛呢!”秦明跑过来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便看见旁边的大楼着着火,消防队员正在救火。因为是废楼里面并没有人家,所以只有一辆消防车和两三个消防员在,刑警1队全都等在外面。秦明请求上天千万不要告诉他林涛在这座着着火的大楼里。

小黑看到秦明赶来不知怎样委婉的告诉他真相,“秦科长,我们发现凶手最后出现的地方便是这里,但刚赶到时这里便着了火,我们推测林队可能被藏在这里,但……”小黑不再敢看秦明的双眼,摸着脖子,低着头。“那你们还在等什么,进去找啊!”秦明看着警员们都在外面待命。“我们不能把整个刑警队都搭进去……下面火势太大也进不去人。”小黑低声说着,秦明没心思再听他的解释,他拨开众人,冲进了火海之中。

楼内浓烟滚滚,秦明用外套捂着鼻子,在火海中前行,寻找着林涛的身影,黑烟呛得秦明近乎睁不开眼睛,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人的影子,火势虽大但发现控制的及时没有扩散到二楼,像刻意而为之不让拖慢他们找到林涛的时间。


秦明来到二楼,总算可以稍微喘口气,连着咳嗽了好几下,衣服上全是烟灰,白净的脸上也灰一块黑一块。然而二楼依旧没有林涛的影子……秦明失望着准备前往三楼,他想起那个视频里林涛的样子,心里一阵钝痛,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找不到他,他不再是那个林涛,你和他一起去死吧!”秦明回想起沈越最后说的那句话,这个死字萦绕在秦明的心头,他仔细回忆着视频里的各种细节,猛然想起,在林涛的脚边有一个空了的注射器……

林涛!秦明向着顶楼狂奔,他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他希望在顶楼不要看到林涛,可是事与愿违,他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火焰的燃烧声还有楼底站着的警员们的呼救声。一声一声的“林队!”促使秦明更快的跑到了楼顶,打开天台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林涛恍恍惚惚的缓步走向大楼的边缘。


秦明大喊着林涛的名字,冲过去想要抓住他的手,他不要!他不要林涛像自己的父亲那样死在自己的面前,上一次他无能为力,这一次他赶上了。他不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他不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去的小孩了!秦明使劲的向前伸开自己的手,他要够到林涛,他一定要够到林涛!

跌落只在一瞬之间,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林涛的手腕,阻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秦明死死的扒着天台的边缘。


“林涛!”秦明喊着林涛的名字希望能把他唤醒,可致幻的药物过于强大,林涛始终没有醒过来,如同一个提线木偶坠着秦明的胳膊。秦明越来越力不从心,半个身子已经探到了外面,一直摒着一口气,等到楼底的救生气垫搭好了,秦明终是再没有力气支撑两个人的重量,和林涛一起从楼上坠了下来。

秦明一直紧握着林涛手腕不肯松开,直到掉落进救生气垫里,秦明终于肯松开林涛的手腕,死亡的逼近感一直压迫着秦明,终于一切都回归平静,两人都平安无事,秦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两眼通红,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双手捧着林涛的脸,轻轻拍他,希望能把林涛从幻觉中拉回来,“林涛,醒醒,林涛。”


林涛的大脑因为坠落剧烈的冲击慢慢的复苏过来,木讷的眼睛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宝宝?你怎么哭了?”秦明听了林涛的话,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泪。林涛赶紧抬手给秦明擦拭眼泪,小心谨慎的生怕自己笨手笨脚的再把秦明白嫩的脸擦疼了,“宝宝~你怎么又笑了?”林涛看着秦明笑了自己也傻呵呵的笑了一脸褶子出来,像一只巨型哈士奇一样讨着主人的欢心。

“傻子…”秦明看着林涛的眼睛,紧紧的抱住了他,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林涛带给他的温暖。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阳光。

林涛虽然浑身是伤但都是一些皮外伤,伤口并不严重,很快便恢复的差不多了。沈越也被抓捕归案,案子告一段落,局长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秦明陪林涛做完最后一项检查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老秦,好不容易的假期~~咱们是不是~”林涛冲着秦明坏笑着,好不容易的假期要好好放纵一下自己。

“你伤还没好利落呢!”看着林涛色眯眯的眼神,秦明一下就猜到他想干什么了,瞬间羞红了脸,瞪了一眼林涛,走到办公桌前,“你自己看会儿球吧,我先写结案报告。”

林涛被瞪一眼不怒反笑,他知道这是自家宝宝害羞了,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关掉声音,开始看球,等着秦明写完,不一会儿就歪着脑袋迷迷瞪瞪睡着了。

外面蒙蒙亮了起来,秦明抬眼看着坐在自己前面沙发上睡得东倒西歪的林涛,一脸温柔的笑了笑。起身到卧室拿了个毛毯给林涛披上,又重新坐回办公桌前,写下了一段话。

漫长而又漆黑的冬夜终将会过去,大雨过后便是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切的丑恶都被洗刷干净,一缕阳光照射进龙番市的冬天……夜晚看着你入眠,清晨看着你醒来,这样真好……

悬念chapter7

boss和秦明有一段小小的过去 会单独出一个boss的番外 不知道有木有人想看 「捂脸」


大宝和小黑早早地就等在了监狱大门口,好消息是秦明终于被放了出来,坏消息是林涛仍不知所踪,沈越也一直出逃在外。“老秦!”大宝看见一个穿着西服的身影,挥了挥手招呼他过来。秦明踱步走到他们面前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问林涛的下落,然而只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答案。


“秦科长,我们先送你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剩下的就先放心交给我们吧。”小黑在一旁安抚道。


“对啊!老秦,你瞅你黑眼圈又重了!先回去好好歇着。”大宝也在一旁附和道。俩人把秦明送回了家之后便离开了,临走还嘱咐秦明好好休息。秦明到了决定收拾一下就去警局报道,林涛还没有下落,他怎么可能安心在家休息。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是秦明。”电话那头显示一阵沉默,过一会儿传来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如果不想林涛死的话,就单独来龙番福利院旧址。”嘟、嘟、不等秦明再说什么电话瞬间被掐断。秦明不知是害怕还是愤怒,浑身微微发抖,收好自己随身携带的解剖刀便摔门而去……一路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沈越早早的等在了那里,秦明看到他狠狠的说:“林涛在哪!”


沈越还是那样的泰然自若,温文尔雅的样子仿佛杀罗钥的不是他,绑架林涛的也不是他,“嘘——火气别这么大,冷静的谈一谈不好吗?”


“告诉我他在哪……”秦明努力压住想要冲动杀人的欲望,他从没有这么生气过,从没有这么惧怕过,他不想再一个人了,他不要再失去任何人了……


“呵,秦明,在这之前我先给你看样东西。”沈越从西服内兜里掏出一部手机,给秦明扔了过去,“点开看看。”秦明一把接过飞来的手机,里面只有一个视频原件,点开之后,画面上出现了林涛的脸,眼睛上被布条挡着,嘴也被布条勒着没法说话,嘴角的血已经干涸了,额头上脸上也是伤痕累累,新伤旧伤大大小小好几处,脑袋微微晃动,鼻子喘着粗气,额头冒着虚汗。秦明攥紧了手机,眼睛瞪的老大,他快要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魔鬼了。


这时镜头拉远,照到了林涛的全身,身上也是布满了伤痕,一道一道的伤口血淋淋的抽在秦明的心尖上。秦明再也看不下去了,扔下手机,掏出怀里的解剖刀,朝着沈越冲过去,把比秦明要高几厘米的沈越按倒在地,揪着沈越的衣领,用解剖刀直指他的脖颈处的大动脉。


秦明的眼睛被愤怒染成了血红色,恨意蒙蔽了他的感官,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沈越看到这样的秦明疯狂的大笑出声,“这才是你秦明!哈哈哈……杀了我!快!杀了我秦明!!”沈越在秦明向他冲来的那一刻,伪善的假面便碎了,露出了最真实的自己,一个疯狂病态,渴望被秦明杀死的自己。沈越想要死在秦明手下,他想要秦明双手沾满鲜血,所以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不然以他的力气怎么可能会被秦明轻易地按到呢。


秦明就像一个被玩坏了的傀儡,双目无神,唯独手上的力气丝毫不放松,他大脑中一片空白,他唯一知道就是杀了这个伤害林涛的人。突然他脑海中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声一声呼唤着秦明的名字,这个声音如此熟悉,可是他是谁?秦明幻化了好久,眼前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脸,是林涛。


秦明想起了与林涛在一起的日子,从初中第一次认识他,高中自己对林涛产生懵懵懂懂的爱,大学本以为会就这样一直作为朋友陪伴下去,却阴差阳错两人成为了另别人羡慕的一对,直到工作到现在就这样细水长流……一点一滴的温情浮现在了秦明眼前,秦明慢慢重新找回了自我,松开了沈越的衣领,拿着解剖刀的手垂了下来,瞬间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我不会杀了你的……”


沈越赶到脖间的冰凉消失了,焦急慌张了起来,抓紧秦明握着解剖刀的手不想让它离开,吼道:“为什么!快杀了我啊!你不是想杀了我吗!就像你想杀了罗钥一样!秦明!你的恨呢!!”秦明挣脱开沈越的束缚,“我不会杀你,我也没想过要杀罗钥,我恨你们!我当然恨!所以你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现在,告诉我,林涛在哪!”秦明想着林涛阳光一般的笑脸,他知道他不能杀了沈越,如果林涛在的话,如果是自己被抓了,林涛也一定不会杀了沈越的,杀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更何况他们都是警察。


“秦明你找不到他的,就算找到他也不再是那个林涛了,你就和他一起去死吧!!!”沈越掏出手枪反扑过来,冰冷无情的枪口抵在了秦明的脖侧,却迟迟没有开枪。秦明冒出了冷汗,眼眶红红的,要哭出来一般,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会害怕吧,秦明也不例外。
警局发现秦明不在家中,顺着秦明手机信号2队赶了过来,小警员们一到便看到他们的秦科长居然被凶手拿枪抵着下巴,纷纷掏出手枪瞄准沈越,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双方都这么僵持着,突然一声枪响,不知是哪个小警员手枪走火,子弹射了出去,直指秦明的心脏!沈越听到枪声揪着秦明领子的手顺势一推将秦明推到在地,一颗子弹射穿了沈越自己的肩膀,他笑了一下,捂着伤口倒了下去。秦明瞪大了眼睛,沈越的笑让秦明一瞬间晃神,使他想起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低喃道:“简殊……哥?”转瞬即逝,还未等秦明想清,就被小警员拉了起来,护到了他们身后。


手机声响起,是小黑打来的的电话,“秦科长!我们发现林队的下落了!但……”秦明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沈越,便驱车离开去到了林涛所被关着的地方。

悬念chapter6

马上就结局了 还有两三章吧~~~

“你们放我出去!!我要去救林涛!我不是凶手!放我出去!!!”秦明被关回自己的牢房,可他不在像之前那样安静,双手抓着铁栏杆使劲的摇晃,仿佛这样就能把牢房的大门摇开一样,铁管相互撞击发出刺耳叮叮咣咣的声响。这个幕后凶手果然不简单,他不仅对秦明的身世了如指掌,而且还懂得如何彻底的击垮他。秦明一夜不吃不喝不睡觉,本来胃就不好的他,这几天在监狱愣是又瘦了一圈,眼睛底下也出现了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好几次因为血压血糖过低而晕倒在牢房。狱警一看秦明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打电话通知了谭局长。

龙番警局把外出寻找林涛下落的1队依旧没有任何进展,对2队的排查仍在继续。“你那晚下班之后去了哪里?”小黑一脸严肃的问着小赵。小赵神情略有躲闪,眼神飘忽不定,“没……没去哪,就回家了。”局长和大宝在外面时刻注意着里面的情况,这时局里的电话响起,局长接起电话“喂,这里是龙番市警察局。”

电话那头响起清冷的声音,“我们是龙番监狱,犯人406号秦明状况很不好,昨天一个自称秦明哥哥的人来探监,秦明见了他之后便不吃不喝,还嚷嚷着要去救林涛。”局长一听眉头瞬间紧皱,秦明的哥哥?局长知道秦明是家里的独子怎么会有哥哥,“哥哥?秦明是孤儿不可能有哥哥。”

“是个叫沈越的人。具体情况我们并不清楚。”典狱长回答了谭局的疑问。

“好,我知道了,替我向秦明带句话:放心,警局会找到林涛的。让他先冷静下来。”局长得知了这个所谓的秦明哥哥的名字便挂了电话。

“怎么了,局长?”大宝在一旁听完局长挂断了电话询问道。

“大宝,我去见一下秦明,一会儿麻烦你去调查一个叫沈越的人,遇到什么不懂的就问一问小黑,这个沈越和秦明有关系。”局长将任务交到了最信得过的大宝的手上,回去换了一身便服前往了监狱。

大宝接到任务决定等小黑出来,问问他关于调查人事的相关问题。里面的审讯还在继续着,看这个小赵的神情果然有所隐瞒。

“小赵,你还是不肯说实话吗?你女朋友说你那天夜里根本没有回家。而且近些日子你也没有联系过她。那么这些天你都在和谁发微信!小赵你最好如实招来,不要知法犯法!”小黑将证据摔在了小赵面前。

“我不是有意要杀他们的!而且!而且不是我把他们变成那样的!不是我!我不认识!”小赵慌了心神,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那你是怎么认识那个人的。”小黑继续问着。

“是!我撞死小李的时候被一个人看见了!他没告诉我他的名字,他威胁我,让我把尸体交给他,还要我告诉他林队的信息。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求你求你帮我说说好话。”小赵把所有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祈祷小黑能手下留情。

“……小赵你知道杀人的后果。好自为之吧。”小黑对于这个结果表示很无奈,都是自己的同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大宝听着他们的对话,赶到奇怪那个人要林涛的信息?林涛?秦明?沈越……这个人听着有点耳熟啊。是谁?是谁来着……大宝掏出手机上网搜了搜沈越这个人,立马就找到了一大堆的资料,跨国企业CEO,其名下产业从医疗机构到餐饮服务均有涉猎,医疗机构?大宝拿着手机进了审讯室,“你看看,是这个人吗!”将手机给小赵看。

“……那天夜里看的不是太清楚,不过应该是的。”小赵看着照片想了想,表示了肯定。

“你和他都是通过什么联系的?”

“微信……这是他的微信号!”小赵赶紧掏出了手机。大宝让小赵发条消息过去,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回复,恐怕这个号是已经作废了,没有任何搜寻价值了。小赵被押送走了,大宝和小黑决定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沈越。

“秦明,你认识沈越这个人吗?”局长到了监狱想和秦明了解一些情况。

“不认识。”秦明虽然冷静了一些但对林涛被抓这件事耿耿于怀。

“他自称是你的哥哥,你确定不认识吗?”

“我是家里的独子,怎么可能有什么哥哥。警局的办事效率这么低下了吗?您与其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不如加大警力去找林涛!我请求您看好他的,可是结果呢?!”秦明对局长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赶到十分的不满,如果警局认真调查过就能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哥哥。秦明好不容易平息的火气又有点压不住了。

局长对此感到十分抱歉,并向秦明承诺一定会找到林涛,尽快还秦明清白。便起身前往监控室,调取沈越与秦明对话的监控。

大宝和小黑来到沈越公司旗下的医疗机构,却被告知董事长出差了。不过他们可以在这里随意参观一下,这时小黑接到局长的电话,“逮捕沈越!已经确认他抓了林涛。”


小黑挂了电话赶紧又给小宋打了一个电话,“小宋,带着2队去抓捕沈越。”大宝和小黑在这个偌大的医疗机构里面漫无目的的逛着,周围都是一些供人参观的先进医疗设备……这都没什么不寻常,突然俩人看见一个写着闲人免进的屋子,俩人觉得有蹊跷决定进去看看,一进去里面大大小小全是手术记录报告,分门别类的摆放好就像警局的档案室一样。小黑和大宝在里面翻找着,大宝在员工那一栏里愕然发现了沈越的手术报告,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地点是沈越的私人医院,术后无任何不良反应。这个沈越移植过造血干细胞?大宝将手术报告收好,“小黑,走,咱们去趟沈越集团的私人医院。”

到了医院俩人直奔化验室,小黑掏出警官证,“警察,沈越因涉嫌绑架罪袭警罪,现需要他的血液样本!”护士和医生听到此事均是一惊,想不明白他们温文尔雅的董事长怎么会犯罪?但警官证在前也不好违抗,交出了血液样本。经化验与秦明的血液匹配度为99%,秦明被判无罪释放。

悬念chapter5

第五章啦 wuli涛涛失踪啦 boss出现啦 秦明生气啦 故事快结束啦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虽然和小李有过过节,但我也不可能就杀了他啊!我是个医生好不好!不是杀人凶手!”周昭对于自己被认定是嫌疑人这一事情很不满,“你们有什么证据?!就因为我和他有点小过节,就抓我吗!”

周昭飞扬跋扈的性格让审讯的小黑很是不爽,声音也拔高了一个度,“你那是小过节吗!”

大宝和局长站在审讯室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况,大宝又想到了之前那个被遗忘的疑问,“局长,我觉得我们抓错人了⋯⋯也许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局长点头示意她继续说,“您说昨天警队加班守护现场,死者是下班时候被车撞死的,而凶手怎么就那么巧的知道死者什么时候下班回家以及他回家常走的路呢?”大宝喘了一口气,接着说,“也就是说这个凶手其实就在我们中间,就在昨晚值班的人里。局长,我建议挨个排查。”


局长听完大宝的推理分析,抛出了一个疑问,“但昨晚上值班的都是警察,并没有医学知识。”大宝也是这一点想不通,如果是外人不可能知道警局内部安排,如果是内部的值班警员又不可能有那种分尸手法,那是为什么呢?正在大宝陷入思考时,1队回来了。

“报告局长,我们在罗钥家门口发现了林队的车在屋子里捡到了手机⋯⋯林队可能⋯⋯”听到这个消息局长勃然大怒,“那还不快去接着找!想尽办法也要把林涛找到!”1队得令便赶快离开了,这么愤怒的局长还是第一次见到,“小黑!出来一下,彻查2队全体人员,问清楚他们夜里下班之后都去了什么地方!把这个周昭先监视起来。”

我们的大宝还沉浸在林涛失踪的事情中,是谁绑架了林涛?为什么要绑架林涛?林涛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林涛出了什么意外,他们要怎么向秦明交代!越想越可怕,大宝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眼睛也通红了,“局⋯⋯局长,林涛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他不会有事的,他不能有事啊!老秦怎么办!秦明要怎么办啊!”大宝哭了,像大宝这么坚强的姑娘即使相亲失败n+1次也不会哭,被秦科长怼的连爸妈都不认识了也不会哭,她工作以来第一次哭了,为了林涛和秦明。


局长看到大宝拽着他的衣服哭的稀里哗啦,鼻涕眼泪一块流,赶紧拿出面巾纸递给她,安慰自己的孩子一样安慰她,“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出事的,放心吧⋯⋯”

牢房的门打开了,秦明听见声响毫无生气的眼神扫了过去。狱警冰冷无情的话语响起,“秦明,有人找”秦明缓慢的走向狱警,再次被扣上手铐的秦明内心毫无波澜。他只是在想这时候谁会探监?林涛吗?大宝?还是局长?


结果都不是,这是一个秦明不认识的男人,穿着一身很高档的定制西服三件套,用发胶将所有的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部梳上去,戴着一副眼镜,手上的戴着名贵但却低调的手表,一副商业精英的模样,面带温和的笑容收敛起了自己的气势但仍给人一种阴险狡诈的感觉。


秦明看着他有一种熟悉感但又想不起是谁,只觉得这个人很危险,秦明坐下看着坐在玻璃窗对面的人皱起了眉头,拿起电话冷漠小心谨慎的开口道,“你是谁?”对面的人冷笑一下,“秦明,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林涛在我手上。”


秦明听到他的话整个人像浇了一盆冰水,手不断握紧指甲掐进了肉里,指节发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眼圈泛红,颤抖着轻启双唇,“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时坐在对面的人低低的笑了,肩膀因为发笑而颤抖但依旧一副贵公子的模样,止住了笑容抬起头看着秦明的双眼,脸上依旧柔情却说着残酷的话语,“我说,你的林涛在我手上。”


秦明彻底的爆发了,因为怒气眼睛瞪得通红,握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玻璃窗上,他唰的站起来,因为过于气愤不停的喘着粗气,如果眼神能杀人对面的人可能已经死了无数回了,“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遍!你把林涛怎么了!!!”秦明近乎低吼着说出这段话,狱警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紧赶了过来,压制住了秦明,“你们他妈的放开我!!!你说你把林涛怎么了!!”秦明拼命的挣扎,冲着对面的人大吼出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到玻璃窗对面揪着对面人的领子,狠狠地揍他,揍到死为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说啊!!!!”秦明整个人被压在桌上不能动弹,嘶吼着抒发自己的悲愤,像一只被困于牢笼的野兽。往日的冷漠在听到林涛出事这一刻瞬间崩塌,秦明的感情很淡,只有碰到林涛的事才会如此冲动。


对面的人看到秦明的反应,大笑出声,依旧优雅而不失风度,但眼底却划过一丝哀伤,“秦明,我只是想让你变回去罢了……”说完便起身离开了。